vwin德赢娱乐娱乐官网vwin德赢娱乐娱乐官网


德赢体育平台

坦克的娘化之路: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

《动物世界》说:“夏天是万物交配的季节。”但今年夏天,荷尔蒙的味道却极为诡异,因为里面多了柴油和机油的气息。这一切的源头来自一款恋爱模拟类网页游戏《战车头少女》——这款游戏是《坦克世界:闪电战》日服为迎合日本用户的审美需求开发的:其中,你要与一位体重10多吨、有着坦克脸的女孩建立浪漫关系。尽管对正常人来说,这种审美是很难接受的,但出于对军宅的尊重,在相关报导之下,友好的游民玩家还是纷纷表示:

“这是一款硬核游戏。”

▲说实话,我作为军宅也无法get到这款游戏的G点

从船说起

虽然近年来、军宅才开始对战车发情,但从本质上说,它依旧一种生物学上的返祖现象——他们不过是在重复前人做过的事情而已。人类何时开始对坦克发情,还把它们当成是战场上的女友?答案可以追溯到坦克诞生时期,如果再进一步追根究底,它又可以上溯到早先海员对船只的称呼上。在西方,人们对舰船使用的是女性代词——比如“She”,而我们知道,最早的坦克被称为“Landship”,换言之,它的定位就是“行驶在陆上的船舰”。

事实上,将舰船比作女性的提法,早在几百年前便已经出现。但具体原因历史学家们却众说纷纭。按照一种说法,这一现象与拉丁语有关,作为欧洲诸多语言的始祖,拉丁语的词汇就包括了“阳性”“阴性”,它们正与现实中的男女两性对应,无独有偶的是,“船”这个词——Navis——实际是阴性的。于是,在思维惯性的作用下,人们后来便将船和女性联系在了一起。

▲船只的线条体现着女性美,这是海员们愿意把船只比作女性的原因,这也间接导致了“舰娘”的风靡

不过,对水手们来说,这种解释也许太“学术”了。在他们看来,舰船身上真的有一些女性的特质——就像他们的妻子、女儿或是母亲。那些线形优美的舰船确实体现着某种女性美,并总会引来海员的青睐,同时,能为这样一艘船只服务,也将成为他们终生值得自豪的事情。也正是因此,在19世纪,各国海员们当中流行着一种说法:“船和女人没有什么区别”。

不过,这种说法背后还有另一重含义:和女人一样,船也是娇贵的——它总是需要照顾,否则就会出现问题。举个例子,它的引擎总需要反复检修,帆索也得频繁调整;航行一段时间后,整个船只还要进入船坞、刮去船底的藤壶,否则就会行动迟缓;同时,和其它机器不同,即使经验最丰富的船长都永远不能颐指气使,而是只能因势利导:他必须兼顾许多因素,如洋流和暗礁,否则,船只一定会“发脾气”,让所有水手吃尽苦头。

▲海员的工作是繁重的,稍有懈怠,船只就会出现各种状况: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种特性也和女人类似

对在海上度过大半生的船员来说,船只还寄托了他们的情感,正是因此,许多船长会用重要的女性来为之命名,比如他们的妻子、女儿或是母亲。另外,作为大海上唯一的庇护所,在水手眼中,舰船还具有某种仁慈的特质——它们就像是神话中的女神、在冥冥中保护着他们,这也加深了他们用女性指代船只的倾向。

▲古典船只船首的女神船首像,它也是一艘船的象征:在海员眼中,船只还像女神一样,充当着它们的庇护者

最后需要指出,和东方的情况不同,用女性指代美好事物的情况在西方很常见,因为这不仅可以取得诗意的表达效果,还能激励起受众(尤其是男性受众)保卫它们、珍惜它们的热情。除了舰船之外,女性化最常见的运用对象是国家,在19-20世纪,“不列颠妮娅”“俄罗斯母亲”和“日耳曼妮娅”都应运而生,而像“地球母亲”和“大地母亲”等说法甚至沿用至今。

▲不列颠妮娅是英国19世纪末、20世纪初常见的爱国主义形象。宣传家们相信,用女性比喻国家能激起男性的保护欲、激励他们投身战场

一战:英国与德国

在坦克诞生后,这种习惯很快也被沿用过来。在一战中,英国最早将坦克投入战场。尽管它们的最初表现极为拙劣,操作环境也令乘员苦不堪言,但官兵还是愿意用女性来命名——也许他们认为,这些坦克不仅仅是车组共有的情人,还像女神一样保护着他们免遭受枪林弹雨,并给他们带来荣誉和好运。

▲早在1916年的索姆河战役中,英军便将少量坦克投入了战场;而在次年的康布莱战役中,坦克第一次成了战场上的主角。在《战地1》单人战役的一章实际就是取材自这场战斗:玩家需要驾驶一辆名叫“黑贝丝(Black Bess)”的坦克突入敌军阵地

▲无独有偶,历史上真的有一辆“黑贝丝”参加了康布莱战役,它也是一战中最著名的、以女性命名的坦克,该坦克隶属于英国陆军坦克部队(The Tank Corps,即后来的皇家坦克团)B营,指挥官是莱利·琼斯少尉(Leigh Jones),属于Mark IV型的“雌性版”,以机枪为主要武器。该坦克在1917年11月被击中瘫痪,进而落入敌人手中。这就是战后德军拍摄的照片,在车体后方可见德语写成的标记:“由第2军缴获”

▲另外三辆英军遗弃在康布莱战场上的坦克,左侧的坦克名叫“艾琳II(Eileen II)”,隶属于英国陆军坦克部队E营。在当时,坦克的昵称还是一种战术识别符号,其首字母表明了其隶属的部队,比如“艾琳II”就隶属于E营。

▲一战期间,以女性命名的英国坦克比例是多少?答案是大约5%,另外,其名称来源不仅有坦克手们的女性亲友,还有历史上著名的女性人物。比如说,在康布莱,就有一辆名叫“鲍迪卡(Boadicea)”的坦克与“黑贝丝”并肩作战。鲍迪卡是公元1世纪反抗罗马统治的不列颠部落女酋长。上图展示的就是该车运往后方维修时的照片。

▲另一辆以著名女性历史人物命名的坦克——H营的“希帕提娅”号(Hypatia),该坦克在1917年11月23日被摧毁。希帕提娅是罗马帝国晚期著名的女哲学家、数学家和天文学家,后来在教派斗争中被暴徒杀害。

1916年、索姆河战役中登场的英国坦克极大刺激了德军,后者很快也启动了自己的坦克开发项目,其最终的产品被称为A7V,这种坦克也在《战地1》中登场,其怪异的外形令人印象深刻,在战争末期,德军订购了约200辆A7V,但最终交付的只有不到30辆。这些坦克都有命名,其中使用女性名字的至少有四辆。

▲这辆名为“格雷琴(Gretchen)”的坦克也是A7V的第一部量产车,在拍摄该截图所属的新闻纪录片时,该车正从前线返回。格雷琴是《浮士德》中、男主人公浮士德的恋人——在服役的A7V中,许多车辆都是以德国经典作品中的人物命名。

▲这幅绘画反映了A7V坦克“萝蒂(Lotti)”在前线的景象,该车后来在1918年6月的一次战斗中被炮火命中摧毁。

▲一辆名为“埃尔芙里德(Elfriede)”的A7V,该车参与了1918年4月、在亚眠以北的一场坦克战,期间,该车和友军共同击毁了两辆英国坦克,但不久因为操作失误而被抛弃在前线,箭头所指处就是其名字的位置,照片拍摄于该车被英法联军回收后

▲“水妖II(Nixie II)”号的名字源自日耳曼神话中诱惑水手的女妖,该车于1918年5月31日被击毁于雷姆(Reims),后被美军回收、1942年在亚伯丁实验场报废。

第二次世界大战:盟军

在一战结束后,各国都削减了装甲部队的规模,直到1930年代后,随着国际局势愈发紧张,他们开始将更多资源投入到装甲部队的扩编上,在此期间,他们也沿用了许多一战时期的做法,以提升部队的士气和凝聚力,在这些做法中,就包括了允许乘员为坦克命名。

在二战爆发前的西方盟国中,拥有坦克最多的国家是法国。其总数超过了2000辆,而且许多关键指标(如装甲)也胜于其它国家的产品。但和人们对法国人的一贯印象不同,在战车的命名上,法国陆军的态度可谓相当严肃。

总的来说,法国坦克的名字有三类:其一是本国的地名,其二是有威武内涵的词语,比如“可怕”或“猎豹”;其三是法军参加过的著名战役。通过以下照片,我们可以对这种习惯有更好的理解。

▲Char B重型坦克:该车的昵称是“凡尔登”

▲Char D坦克,其炮塔上的名字是“吕岑”——1813年拿破仑指挥的一场重要会战

和法军一样,最初二战英军也不愿用女性来命名坦克,1942年前,他们的命名主要以地名为主。但随着装甲部队不断扩大,这一限制出现了松动;另外,上级也意识到,用女性命名坦克的做法并没有坏处,它至少可以振奋车组的士气,并让他们对坦克更为爱护。

当然,和一战时一样,乘员在命名时并不可以为所欲为——他们必须遵守部队的规范。一些部队,比如皇家坦克团(The Royal Tank Regiment,前身就是前面提到的英国陆军坦克部队——The Tank Corps)的下属部队就一度遵循着早先的做法,要求坦克名字的首字母必须与部队的编号对应。

▲皇家坦克团的徽标:这支部队麾下的各单位对坦克的命名同样有较严的要求

和我们熟悉的情况不同,在英国的营级坦克部队中,下属各连的编号不是“第1、第2和第3”,而是“A、B、C”,这也意味着,在一些部队中,A连的所有坦克首字母必须是“A”,B连则首字母应当为“B”,如此等等。不过,在现实中,经常有坦克的名字与上述原则存在出入。另外,还有一些部队有独创的命名规范,比如以城市/地区命名。

这就牵扯到另一个问题:在二战中,以女性命名的坦克占总数的多少?目前没有确切统计。不过,下面这份皇家坦克团第1营在1944年6月的坦克名册(女性名字加星号表示),也许能让我们对上述问题有一个粗略的理解。

A连

连部:我们上、我们也能行、我们也是

第1排

阿贾克斯、黑色工兵、安森、皇家方舟

第2排

菊花、阿帕奇、阿斯加德的子民、注意

第3排

天使、阿斯特丽德*、安托瓦内特*、安德罗梅达*

第4排

安德里亚*、再次、阿里巴巴、安*

B连

连部:布兰迪斯女士II*、贝特朗·杜·盖克兰、波拿巴

第1排

我们的威廉、阿特兰塔*、莉莉玛莲*、哪里有虎式

第2排

戈黛娃夫人*、圣徒、泊思的美丽姑娘*、无畏

第3排

阿布塞西、小奥德丽II*、贝蒂娃娃I*、圣女贞德*

第4排

密涅瓦*、狄安娜*、维纳斯*、朱诺*

C连

连部:老字号、托布鲁克男孩、冠军II

第1排

未命名或名称不详、未命名或名称不详、‘19’、西迪·莱宰格II

第2排

全部摧毁、走这边、法里士、来啦!

第3排

糊里糊涂、科维泽女士*、胆量、驴子的小夜曲

第4排

科里彭I、科伦普爵士III、复仇者II、可行VIII

▲简而言之,在皇家坦克团第1营三个连的57辆坦克中,有18辆以女性命名,这比一战时的情况高了不少。本照片显示的是该营B连第4排“狄安娜”号在诺曼底的照片,车名在箭头所指处,左上角是放大图

▲在今天,意大利战场几乎已经被人们遗忘,但在1943-1945年间,有数十万盟军在当地与德军展开了漫长而艰苦的较量。这辆名为“希尔达”号(Hilda)的坦克隶属于皇家坦克团第50营,该营的上级单位是第23装甲旅。本照片于1943年12月摄于意大利城镇卡尔达里(Caldari)附近。

▲皇家坦克团第46营是第23装甲旅麾下的另一支部队,该营之前在北非装备的是“瓦伦丁”坦克,后来换装了美国援助的“谢尔曼”,在意大利,这些坦克将第一次迎来战火洗礼。照片摄于1944年1月的安齐奥战役期间,一辆名为“玛格丽特”(Margaret,细节在左上小图中)的坦克正从步兵旁驶过。

▲1944年6月的诺曼底战役中,英军也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。上面的彩绘展示的是一辆名叫“卡萝尔”(Carole)“谢尔曼”萤火虫坦克,下面则是该坦克的历史照片。该坦克隶属于第13/18皇家轻骑兵团,该团最初隶属于第27装甲旅,使命是为第3步兵师提供支援,1944年7月,该旅被解散,“卡萝尔”则随第13/18团加入了第8装甲旅。该车参加了荷兰境内的行动,后于1945年2月在德国西部的一场战斗中被击毁

▲在1944年6月13日,在诺曼底的小镇维莱博卡日(Viller Bocage)附近,英军第7装甲师的纵队遭到了虎式坦克的突袭,而这次突袭的领导者就是著名的装甲王牌魏特曼,在这场战斗中,名为“杀星简II(Calamity Jane II)”M3“斯图亚特”坦克也被击毁。该坦克隶属于第4伦敦郡义勇骑兵团,“杀星简”指的是美国西部的著名女枪手——玛莎·简·坎纳里

▲第4伦敦郡义勇骑兵团在维莱博卡日损失的另一辆坦克——“金发美女(Blondie)”,这是一辆“谢尔曼”萤火虫坦克,这种坦克以其穿透能力极强的火炮闻名

▲第11装甲师麾下、第2北安普敦郡义勇骑兵团穿过一座满目疮痍的法国城市,他们装备的是英国自行生产的“克伦威尔”坦克,该车的名字“简(Jean)”写在车首下方

▲“丘吉尔”是英军开发的一种重型步兵支援坦克,防护可以和德国的虎式媲美。这些坦克来自英国皇家装甲部队第148团(148th Regiment Royal Armoured Corps),可以看到近景处的坦克名叫“南茜(Nancy)”

▲在英联邦军队中,还有许多由沦陷国家志愿者组成的部队,波兰第1装甲师就是其中代表。该师组建于1942年,后来参加了诺曼底战役,在法莱斯包围德军主力的作战中表现尤其抢眼。这里展示的是就是该师师长马茨切克(Maczek)将军的座车,其名字是赫拉(Hela),它可能指的是希腊神话中的天后赫拉,也可能是波兰常见的女性名字——相当于英语中的“海伦(Helen)”

▲“防空坦克”是二战期间出现的一种坦克衍生车辆,它们通常用老式底盘改装而成,安装了高射炮塔,以保护坦克部队免遭敌机扫射,有时它们也会将高炮放平,为友军提供近距离火力支援。这里展示的就是英国皇家坦克团第1营的一辆“十字军战士”防空坦克——它有两个名字“天空清扫者(Skyraker)”和“公主(The Princess)”,当时,该坦克正在带领一队美制的“斯图亚特”坦克前进。

虽然直到1942年后、美国陆军才开始大规模参加地面战斗,但凭借强大的物质优势,它们很快就成了对抗轴心国的主力。在战争爆发前,美国陆军只有数百辆性能落后的轻型坦克,但几年内,一切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。

此时,美国的车组也开始效仿当时的习惯:给武器命名。在起名时,他们不会像英军那样受到太多约束,所起的名字也比较随意,但和航空部队集体在机身上绘制性感美女、公然“发车”的情况不同,美国人的风格仍是比较严肃的,使用的女性名字也相对较少——这一点很接近英军的情况。

▲在美军装甲部队中,最早接受战火洗礼的单位是驻菲律宾的第192和194坦克营,它们装备了M3轻型坦克。由于这两个营后来全军覆没,关于它们的照片也所剩不多,这里就是其中一张:乘员们在名为“海伦(Helen)”的座车前合影。

▲1942年底,随着美军装甲部队在北非登陆,他们也开始经历更为惨烈的坦克战,虽然期间付出了惨重代价,但他们依旧击败了不可一世的德国“非洲军团”。这里展示的一辆M5“斯图亚特”坦克便出现在1943年7月4日、摩洛哥城市拉巴特的阅兵式上,该车名为“狄安娜(Diana)”

▲1944年初,在意大利战场上,美军第755坦克营的年轻中尉拉尔夫·霍夫曼在坦克“小石城美女(Belle of Little Rock)”号前合影,这一名字是取自霍夫曼的女友,她和霍夫曼一样都是堪萨斯州小石城人。该坦克的涂鸦非常有趣:山姆大叔正在拿着刺刀痛打希特勒

▲1944年6月,在诺曼底登陆期间,美军使用了一种特殊的“谢尔曼”水陆两栖坦克,这种坦克的特征是一个硕大的吸气-排气管,这样可以避免海水涌入发动机导致发动机熄火。这样名为“多莉·苏(Dolly Sue)”的坦克来自美军第70坦克营,参加了6日的第一波登陆

▲1944年7月,美军第3装甲师一辆名叫“卡萝(Carol)”的M5A1“斯图亚特”坦克在法国泥泞的乡间公路上,周围被各种车辆堵得水泄不通。在欧洲战场上,第3装甲师是巴顿将军麾下最精锐的部队之一。

▲M18“地狱猫”坦克歼击车是一种极有特点的武器,该车的公路时速能达到80千米,同时安装了一门性能优良的火炮。照片展示的“地狱猫”隶属于第827装甲歼击营,1944年摄于德国境内的萨尔堡(Saareburg),该车的名字是“多萝西(Dorothy)”

▲1945年1月,在比利时境内,一个美军第41坦克营的车组正在为座车“卡特琳(Katheleen)”敷设冬季涂装。“卡特琳”是一辆装备76毫米炮的M4A3“谢尔曼”坦克,与原始版相比,其火力有了明显提升,但在对付德军的豹式坦克时仍然略有吃力。

▲“谢尔曼”坦克最有趣的变形车是“汽笛风琴”自行火箭炮。在炮塔之上,工程师们加装了36-60支114.3毫米口径的火箭发射管,这些火箭的最大射程可以达到4800米。这辆名叫“安娜贝尔(Annabelle)”的“汽笛风琴”隶属于美军第12装甲师,这支部队直到1944年底才抵达欧洲前线

▲1945年3月,一辆M7 105毫米自行火炮正在接受检修,在侧面可以看到该车的名字“欢乐的寡妇(Merry Widow)”

▲第761坦克营是美军中最特殊的单位,其成员全部由黑人组成,这辆装备76毫米炮的M4A3有两个名字:第一个是“酷哥公司(Cool Stud Inc.)”,第二个是“茱莉亚(Julia)”——其中后者取自车长丹尼尔·卡戴尔军士(Daniel Cardell)妻子的名字

▲M24“霞飞”轻型坦克直到战争末期才投入现役,该彩绘中的坦克隶属于美军第2骑兵侦察中队,名为“丽塔·海华丝”。丽塔·海华丝是美国艳星,如果你看过《肖申克的救赎》,应该对她不会陌生:电影中,主人公安迪就是用海华丝的海报遮挡越狱隧道的入口

第二次世界大战:德国

按照一些照片的记录,在战争爆发前,德军已开始为坦克命名,但这很可能是零星现象,直到1941年入侵苏联后,广泛为坦克命名的现象才出现,至于使用女性作为昵称,则要等到1942年之后。

和英美军队不同,为坦克命名的做法从来没有在德军中普及,它只出现在了一些下级部队中。最初,坦克的名字一般是各种猛兽,比如“猎豹(Leopard)”“虎(Tiger)”和“黑豹(Panther)”。还有历史上的著名将领,如“齐腾(Zieten)”“吕佐夫(Lützow)”和“塞德利茨(Seydlitz)”等。

▲国防军第177突击炮营的一辆三号突击炮,它的名字是“塞德利茨”——一位著名的德国骑兵将领

不过,随着时间流逝,车组们逐渐冲破了约束,开始把女友、妻子的名字写在了坦克上,在一些连队,甚至每辆坦克都得到了一个女性化的名字。

在后来,后方的训练部门也看到了将坦克比拟为女性的优点,并开始据此编写坦克的操纵指南。在1943年,德国陆军编纂了一本全新的作战手册,和以往冰冷的风格不同,其中使用了大量插图和绘画,而手册的主角——虎式坦克——则被描绘成了一位漂亮的女士,如果新乘员想赢得她的心,就必须好好照顾她、认清她的脾性。毫无疑问,这也是坦克真正被“娘化”的开始。

▲虎式坦克作战指南的截图,在该手册中,官方直接把坦克比喻成了一位漂亮的女士

1943年8月-9月,东线战场的一辆“黄鼠狼II”坦克歼击车,该车以淘汰的二号坦克为底盘,并在敞开的战斗室内安装了一门大威力的反坦克炮。在该车正面可以看到该车的昵称——“芙蕾德尔(Friedl)”

▲1944年,波兰,党卫军“维京”装甲师下属的一辆豹式,在车体正面可以看到该车的昵称“索菲(Sofie)”

▲1944年夏季、东线北部,德国国防军第502重装甲营的一辆虎式坦克,该坦克的名字“希尔德加德(Hildgard)”位于炮管之上。值得一提的是,德国最著名的坦克王牌之一,奥托·卡里乌斯也隶属于这支部队,他的回忆录《泥泞中的老虎》也是描绘二战坦克兵生活最生动和出色的作品

▲1943年底或1944年初、在比利时参加联合演习期间的四号坦克,隶属于党卫军第12“希特勒青年团”装甲师装甲团第6连,该车有两个名字——“宝拉(Paula,名字位于正面驾驶员观察口处)”和“威尔玛(Wilma,位于指挥塔上)”,它们分别取自驾驶员和车长的女友

▲上图中的四号坦克和另一辆同部队四号坦克的合影,后者的指挥塔上也隐约可见一个女性的名字——“斯蒂菲(Steffi)”

▲在1944年诺曼底战役前夕,德国第21装甲师仍然装备着老式的短管四号坦克,这里展示的就是其中之一。该车的昵称涂在位于车首的驾驶员观察口上,名字是“海蒂(Hedi)”

▲国防军第503重装甲营的一辆“虎王”,炮管根部的名字是“安妮丽丝(Anneliese)”,根据该营老兵的回忆,它取自其中一名车组乘员的女友

▲上述两张照片拍摄于诺曼底战役期间,展示了第6装甲团第1营的一辆豹式坦克,该营在战役中被配属给了装甲教导师——当时德军装备最精良的部队。该车正面箭头所指之处图涂有一个不太显眼的女性昵称——“乌尔苏拉(Ursula)”

▲总的来说,德军不会阻止乘员用女友命名坦克的做法,除非这位女性不是“雅利安人”。这辆隶属于“帝国”师的虎式坦克就充当了例证,其车体上有一个倒写的“福”字。根据一种说法,该坦克有乘员的女友是华裔,并试图将她的名字写在车体上,但没有得到批准,于是他只好用倒写“福”字取而代之。这名乘员不久随车阵亡,继任的车组认为这个“福”字是个带神秘力量的标记,并将其沿用下来。

例外:苏联

虽然在二战期间,苏联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装甲部队,其生产的各种型号坦克数量达到了8万辆以上,但有趣的是,其中以女性命名的坦克少之又少,取而代之的是英雄人物和爱国口号,以下是64个二战时期苏联坦克的名字,我们可以感受一下当年的风格:

1.为了苏维埃白俄罗斯2.把柏林留给我3.去打败虎式

4.列宁格勒人5.肖尔斯(即尼古拉·肖尔斯,苏俄革命战争英雄)

6.伏龙芝(即米哈伊尔·伏龙芝,苏俄革命领导人)7.乌克兰兄弟

8.为了胜利9.金丝桃10.约瑟夫·斯大林

11.伊利亚·穆罗梅茨(历史上一位抵抗蒙古入侵的俄罗斯勇士)

12.恰巴耶夫(即瓦里西·恰巴耶夫,苏俄内战英雄)

13.打败敌人!14.俄罗斯人绝不投降15.到柏林去!

16.红军最强大17.伊万·苏萨宁(17世纪抵抗波兰入侵的平民英雄)

18.轰鸣19.保卫塞瓦斯托波尔

20.迪米特里·伊万诺维奇(即14世纪击败金帐汗国的莫斯科大公迪米特里·顿斯科伊)

21.为了祖国母亲22.前进23.弗拉基米尔·马雅可夫斯基(苏联著名诗人)

24.祖国保卫者25.无情26.民兵战士

27.英勇28.奔萨的复仇(奔萨是苏联的一座城市)

29.苏沃洛夫(击败拿破仑的沙俄著名将领)30.为了祖国

31.为了列宁格勒32.苏联北极保卫者33.库图佐夫(击败拿破仑的沙俄名将)

34.为了斯大林35.叶斯基农民(表明这辆坦克来自当地农民的捐献)

36.迸发37.向西进军38.亚历山大·涅夫斯基(击败条顿骑士团入侵的民族英雄)

39.为了我们的苏维埃祖国40.我们能赢41.轰雷

42.图拉副食品厂(这是为了纪念图拉保卫战期间该厂牺牲的工人)

43.斯大林主义者44.解放者45.无可阻挡

46.自动工厂区学生(表明该坦克来自当地学生的捐献)47.碾压

48.图拉军火工人49.共青团员50.战斗的女朋友

51.无畏52.克里沃罗格钢铁工人53.敏捷

54.人民复仇者55.决断56.顿巴斯复仇者57.暴怒

59.少先队员60.约瑟夫·斯大林61.苏维埃北极

62.真金63.瓦良格(取自日俄战争中战沉的“瓦良格”号巡洋舰)64.为了莫斯科

结语

虽然在形式上,当年的“娘化”和今天一脉相承,但它们背后的动机却截然不同,今天对武器的娘化,不过是对严肃历史的解嘲,但在过去,类似的做法却寄托了更多的情感,同时,它还折射出了人性的温柔一面——这在战场上很是少见。而它正是这段历史最耐人寻味的地方,因为在每辆坦克的名字的背后,也许都蕴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,这些故事本身都涉及了一段生离死别,并完全能够充当一部电影或是游戏的蓝本。只是现在,它们早已被岁月冲淡,那些驾驭他们的老兵也归于黄土,只有他们的座驾和爱人的名字被保存在下来,并永远镌刻在了发黄的历史照片中。

欢迎阅读本文章: 毛信良

vwin德赢投注

德赢体育平台